当前位置:主页 > U品生活 >今年首造害虫致产量新低‧下霹雳稻农损失400万 >

今年首造害虫致产量新低‧下霹雳稻农损失400万

今年首造害虫致产量新低‧下霹雳稻农损失400万(霹雳.安顺)下霹雳曾吉容稻田区佔地逾2000公顷,整个水闸新村拥有600至700户稻农,是国内最大的纯华人稻田区。这区的每1造稻谷出产量高达一万4000多吨,一向在全国的稻谷产量中排名第2,但在今年的第1造,这一区的稻谷产量却创下了历年来的新低,估计产量只达1万1000多吨,损失高达400万令吉。据了解,稻农在这一造里遇上了种种风波,包括虫害、稻谷收购价下跌和稻谷的品种问题等。曾吉容稻田区农民集体劳作委员会主席曾贵昌向《》透露,稻谷在这造遇上了害虫大幅度的侵蚀,是导致稻谷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。害虫饱吸根汁稻株枯死他说,数以万计的害虫在稻谷收割前十多天便开始涌现,这些害虫会聚集在稻草的根部吸取汁液,造成成长中的稻谷因营养不足而变得不饱满,也间接导致了稻谷的重量下降,严重者还会造成整棵稻株因失水而枯死。曾贵昌透露,以往稻农都会遇上这类虫害问题,但还能利用农药来控制,然而这次的情况却很严重,稻农使用了各种的农药但还是无法控制虫害。由于稻农对害虫的生活习惯不了解,因此对它们束手无策。他因此希望农业部能够密切关注这项问题,同时吁请马来西亚农业研发局(MARDI)能够向稻农灌输一些关于害虫的知识,让他们能解决这项难题。行动党霹雳州委龚明勛说,霹雳州在这一造的稻谷收购价从上造的124令吉跌至106令吉,足足相差整18令吉,让农民遭受了很大的损失。“如果以一名拥有6英亩田地的稻农来说,每造大约可生产17吨的稻谷,在价差方面就会损失了约3000令吉。”目前,在大马只有国家稻米有限公司(BERNAS)得到进口准证(AP)能入口外国白米,对进口白米拥有垄断权,同时也控制了全国各州每造稻穀的收购价。政府收购价暴跌农民惨据悉,雪兰莪适耕庄在这一造的稻穀收购价是115令吉,而曾吉容稻田区的稻穀收购价却被压低至106令吉。此区稻农对不统一的收购价深受不平,早前还联合起来在霹雳州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高举大字报抗议,要求政府解决稻穀收购价的问题。龚明勛说,市面上的米价没降价,但是政府收购稻穀的价格却一再滑落,让他感到十分不解,同时也剥夺了稻农应得的利益。新品种产量低难全面使用针对大马长期使用MR219稻谷品种问题,曾是霹雳州马来西亚农业研发局(MARDI)的局长赞比里医生说,当局目前已经积极研发新的品种,包括在两年前就推出的MR232新品种,但因此品种的稻谷产量不高,加上还有成长不均匀的因素,导致无法全面使用。正试用另一MR253品种他指出,目前当局在吉辇和北赖地区试用着一类名为MR253的品种,这类品种只适合用在一些如土地不肥沃等的稻田。针对稻农遇上的虫害问题,他回应,农业部在北赖地区成立了一支由几名专家所组成的队伍,是用以专门研究稻谷的虫害种类。他希望此队伍也能够前往曾吉容稻田区来帮助当地的稻农。此外,赞比里也说,农业研发局已了解到目前稻农遇上的困境,会对此事表示关注,并会设法在儘快的时间内研发出好的稻谷品种。入口米便宜收购价下降冷闸稻谷收购商职员黄永龙透露,他们有向国家稻米有限公司(BERNAS)提出稻谷收购价格下降的问题,但当局却表示是因入口白米来得便宜的因素所造成。“通常收购一吨稻谷,我们只赚取大约20令吉。面对稻农的投诉,我们也显得无能为力。”他提到,通常他们把稻谷载至私人米较公司后,对方将会制定17至19%的扣水率。惟令他感到不满的是,对方会视如果吨量很大的话,就会增加扣水率,间接减低了收购商的收入。法令禁霹稻穀销往外州大马政府于1997年颁布了限制霹雳州的稻穀不能销售到外州的法令,换句话说,霹雳州的稻穀只可以出售给当地的稻穀收购商,这使到州内的私人米较能从中操纵价格,通过拥有执照的稻穀收购商向稻农提供比外州更低廉的收购价,令稻农蒙受损失。曾吉容稻田区农民集体劳作委员会主席曾贵昌认为,这项法令并不符合自由市场概念,理应立即被取消。“这项法令就好比一条绳子,让稻农任由私人米较来宰割。白米在大马能够拥有自由的买卖市场,但为何稻穀却被操纵?”由于外州如吉打、马六甲等地的私人米较都有意向霹雳州的稻农收购稻穀,而且出价比较高,惟稻农却因受到法令限制,不能以价高者得的方式出售,让他们感到很无奈与痛心。失虫害免疫力应换品种此外,目前大马的稻农所栽种MR219品种的稻穀,在大马已经使用了超过15年,以每年生产两造稻穀来计算,意味着使用了30次。曾贵昌指出,这类品种早已对病菌与害虫等失去免疫力,依照常理的话,其实每3造就应换一次的品种。“马来西亚农业研发局(MARDI)必须儘快研发出新的品种加以取代,在国外如越南、中国、菲律宾与泰国等地,一直都有採用新的品种,甚至在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(IRRI),每年都会研发出新的品种,大马应该向他们学习。”他表示,由于这类品种已经对虫害失去免疫力,也间接导致了稻农需要喷射更多的农药,造成成本增加之余,加上如今稻穀的收购价也滑跌,让稻农雪上加霜。农业部应教稻农灭害虫农药代理商陈韦强认为,农业部应该给与稻农们适当的教育,让他们对虫害的侵蚀可以对症下药。他说,目前稻农面对最大的害虫称为“褐飞虱”,英文名为Brownhopper。这一类的害虫喜欢高温潮湿,因此会躲藏在密度高的水稻底下刺吸水稻汁液,使稻株因失水枯死或感染病菌。他续说,由于这类害虫的繁殖力很强,因此稻农必须提早喷射农药,并且需在同一时间内在稻田喷射,才能达到好的效果。“市面上都有销售这类的农药,但最重要的还是农业部要在这方面多引导农民,否则问题继续严重下去的话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稻农的话稻穀品质不好第2代种植稻谷的田永辉(46岁)向《》说,目前他们所面对的最大困难是稻谷的品种问题。由于目前的MR219品种已经用了十多年,对病菌与害虫已经失去免疫力,很容易跟一些风吹谷(杂谷)产生杂交,继而产生出品质不好的稻穀。“在外国,每类的品种只能用2造,因为这是确保高产与优良品质的最重要元素,但在大马却没有这样做。”本身在6英亩田地耕种的田永辉说,这一造,他的利润只有7000多令吉,但因每隔半年才能有一次收入,这样平均下来,每月的家庭开支费用只有1000多令吉,根本不足以应付日常生活。施农药增负担73岁的黎水清说,他在上一造的稻谷产量是18吨,这造则只有16吨,损失了大约3000令吉。“虽然农业部有给与稻农农药津贴,但这次的虫害太大,稻农都必须多加施药,无形中增加了我们的负担。”他透露,每一趟的施药都需花费百多令吉,加上还要聘请工人,他们随时都会面对亏损的情况。“农业部一向依据产量分发给稻农的奖励金,也在一年前无故停止,这对稻农来说是一项打击,进而令我们失去耕种的动力。”收购价不统一稻田遭遇到严重虫害的马永富(42岁)说,政府提出“一个马来西亚”口号,但全国的稻谷收购价却不统一,让他深感不平。他透露,他在这造总共喷射了9趟的农药,由于他的田地範围很大,约有15英亩,因此每趟的农药费用高达五六百令吉。他无奈地说,通常整个收割稻谷过程长达十多或20多天,害虫会在后期收割时大幅度袭击稻田,因此稻农是不能预计收成的。“我在这造因为产量与价格都下降,总共亏损了大概5000令吉。”气候导致歉收从事稻农工作已有56年经验的何坤才(67岁)透露,这一造的稻谷歉收,部份原因也是因为气候所致。他说,稻草在开花前如果遭遇时常下雨的天气,就会把花粉也沖走,导致稻穀里头出现空壳,加上害虫吸取了稻草的汁液,导致稻谷不饱满,并影响重量。‧2010.05.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