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U品生活 >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 >

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

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《桃姐》(剧照)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《沦落人》(剧照)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从《桃姐》到《沦落人》

我甚少特意到电影院看电影,平常大都是在飞机上,望着前排椅背、戴着耳筒,在狭窄空间内草草看完。但今次不同,我一早网上订票,约了太太一起去看《沦落人》。

从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得知,《沦落人》是新进年轻导演陈小娟所拍。她非常有心,把一个简单香港故事说得细腻动人,主角黄秋生更是不计较酬劳倾力演出;更知道电影拍完后,因为业界对市场信心不大,电影无法在正常院线放映,只能在个别机构预约播放,直至电影获奖后才能在戏院公映。既然如此,买票入场支持,是我极度乐意做的事呢!

本地家佣「绝迹」 外佣上阵

《沦落人》一点也没有使我们失望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两位主角即老闆(黄秋生饰演的昌荣)和僱员(菲律宾姐姐Evelyn)都是沦落人。昌荣因工伤意外半身不遂,日常起居生活都要靠他人协助,妻离子散,要独自生活,在轮椅上度过余生;Evelyn为了生活,也为了离开失败的婚姻,离乡别井来到昌荣家中当家务助理。她面对陌生环境,要学懂与僱主沟通,要适应工作要求,做一个全职照顾者,更要放弃自身的理想追求。

虽同是沦落人,但导演让我们看到在人生低潮中仍然可以相濡以沫,互相鼓励。Evelyn告诉昌荣:「虽然你无法选择不坐轮椅,但是你可以选择如何坐在轮椅上。」而昌荣亦成就了Evelyn,让她用实力证明自己,追求梦想,最后更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。电影使我们领悟到人与人之间那份信任、尊重和爱是无比珍贵。看罢电影,我和老妻都异口同声说:「真係好好睇!」妻子更说:「我觉得Evelyn其实係摩登版《桃姐》。」

《桃姐》又是另一套感人至深的好电影。《桃姐》英文片名叫A Simple Life,就是简单的生活,简单的人物关係和简单的故事。据说,故事改编自监製兼编剧李恩霖的成长经历。叶德娴饰演的桃姐,从少女时代已进入梁家作佣工,照顾老老少少几代人。由于梁家大部分人已移居海外,只剩下刘德华饰演的大倌Roger留港,桃姐继续留在梁家,负起她一直以来的工作,照顾Roger一切起居生活。后来桃姐中风入院,出院后她坚持入住老人院,Roger这时反过来照顾她,直至她去世。就这幺一个简单故事,导演许鞍华却拍出了主僕情深、朴实感人、富人情味的好电影。

在《桃姐》电影海报中,就有一幅桃姐一身「妈姐」打扮与Roger孩童时的黑白合照。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对「妈姐」绝不陌生。过去富裕人家会请来自广东顺德的「妈姐」作女佣。顺德有一习俗,一些年轻女子决意不嫁后,经过梳髮仪式成为「自梳女」。为了维持生计,这些自梳女离开家乡,近的到广州、香港、澳门,远的则到上海、南洋等地当女佣。顺德人炒菜煲汤均有妙手,因此「妈姐」厨艺通常了得。而且她们不会轻易跳槽,大都长年在该家庭当女佣,照顾起全家起居,带大一代甚至两代人的小孩呢!

香港35%长者独老或双老居住

在1960、70年代香港经济仍未飞跃时,家庭佣工曾是很多香港妇女的主要职业,但随着1980年代的发展,妇女就业机会多元化,本地家佣基本上已绝迹于中产小康之家。如今在香港,若要聘请佣工当照顾者,大都只能聘请来自菲律宾或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女佣了。或者就是这个原因,妻子看完《沦落人》后,第一时间便将Evelyn联想到桃姐身上。因为说到底,无论是Evelyn或是桃姐,都是我们十分倚重的家庭照顾者。

香港人口不断老化,倚赖外佣作为照顾者只会愈来愈普遍。现时65岁以上人口已超过150万,根据最新统计,长者独老或双老居住佔长者居住情况35%,比例会逐年提升,因为子女婚后分开居住,不与长辈同一屋檐下已是常规。当独老或双老户者到了一定程度高龄,如80岁以上,或多或少身体都会出现毛病,或有慢性疾病,或呈现初期认知障碍症徵状,届时自理能力必定会下降,难于处理家中日常生活细节。因此,纵使老者多幺不愿意,都得接受将家务及照顾之责假手他人。而香港现时情况,这个「他人」往往就是菲律宾或印尼姐姐了。

高估自理能力长者多抗拒家佣

现时香港外佣超过35万。据保守估计,三分之一是受聘于照顾长者。因此,外籍家庭佣工在长者照顾方面,实在担当了一个非常重要角色。如果没有他们协助,相信很多长者也只能住进院舍去。不过,要长者一下子同意聘请外佣住进家中,绝对不是容易事。在我的病人之中,虽有一些在生活起居自理已明显呈现困难,还是坚称自己「搞得掂」、拒绝外佣帮忙。他们更推说根本就没有工作给工人做,还要浪费时间及精力来监管,实在不划算兼麻烦。

回想当年替父母聘请外佣,也要经过一番唇舌及角力呢!母亲比父亲年轻十多岁,而且一向能干,虽在80高龄仍能持家和担起照顾父亲的重责。或者她除了相信自己做得来之外,亦认为没有谁会比她做得更好,故一向抗拒聘请外佣。但因一次患上急性心脏病,需入院做手术及要住院好一段时期。父亲当时莫说家务琐事,就连自理能力也几乎丧失。我们全家突然「倒泻箩蟹」,如何一方面照顾母亲,另一方面安顿及照顾父亲,真是大费周章。当母亲出院后,我们也实在不放心双老居住,最终劝服母亲聘请外佣帮忙,但是前前后后也要换掉3名印尼姐姐,才能使两老慢慢接受过来。

磨合需时请工人要趁早

因此,当我接触到独居或双老居住的长者时,我都会提议他们及其家人,如果想在家养老而经济上负担得来,应趁早安排支援,如聘请外佣。因为长者健康情况会随时变化,而且外佣与长者之间有一定的语言及文化差异,适应期较长。如果出现状况才找家佣,未必能解决燃眉之急。我曾见过不少个案,均要安排长者短暂入住老人院舍,等待外佣到港。其次,如要照顾认知障碍症的患者时,我们更应让家佣尽早了解患者的性格及行为,甚或提供照顾的技巧和训练。这样才可以让长者得到更适切照顾,而外佣在工作上亦能得心应手。

外佣确实帮上不少忙,有她们照顾,长者能减低入住老人院舍的需要,并能提高他们生活质素。但与此同时,我们亦应尽量接纳家庭佣工,考虑及了解她们的需要。《沦落人》让我们看到照顾者与被照顾者互相接纳和体谅的重要。在人生中,如能碰上像桃姐的照顾者实为一大福分呢!

文:梁万福